好困呐…zzz

深爱着瓦伊兹利,好温柔又令人可怜呢…

摸个鱼,是两个儿子

「渴求的忠犬与早已逝去的爱人——」


突然想把他俩也归到和大儿子同一个世界里

今天的鱼
p1dgm缇瓦

   「最想要的是——」

p2原创gods-cemetery克里斯兄弟(理亚和莫德里克)

「Joyed」,那个名为「Wisely」的第五使徒是这样称呼他的,懒洋洋的声线和熟悉的“名字”,动摇了早已被封锁的记忆。好熟悉,在哪里听过…。记不起来。身体对这个称呼总有种莫名的怀念感,但和对“家人”的感觉不同

「那是你诺亚记忆中的名字,乔德」


和别人不一样。从与那名少年相遇起他就只依照记忆呼唤原本的名字,也不知是因为更亲切还是因为一本正经的只在乎那些只存于诺亚记忆中的东西。往往在一本正经地在脑内盘算好了一切,却做起事来依旧是一幅马马虎虎让人不省心的模样。包括养蛙子的怪癖和讨厌洗澡而引发的一切麻烦事。常常在见到被谢利尔追得到处跑最后被千年公抓个正着的瓦伊兹利,会忍不住感慨到果然还是一个孩子啊


将头枕在他肚皮上睡觉的瓦伊兹利;被谢利尔追着却故意跑上前邀请一起钓鱼的瓦伊兹利;囔着头疼蜷缩在怀里发抖的瓦伊兹利;把作业全都推给他的瓦伊兹利;探知了对方想法而坏笑的瓦伊兹利;时常提醒他不要被诺亚记忆吞噬、远离第十四个的瓦伊兹利;叫唤着「Joyed」的瓦伊兹利……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回想到千年公在某次茶会中的感叹「小缇奇果然很招人喜欢啊」那个在家人面前像太阳一样活跃而温暖的存在,在不知不觉中增添了许多欢乐


真是想不通啊,明明知道很多,思想应该足够成熟,应该会成为一个内心更阴暗的人才对。

放轻了脚步踏入房间看着那个和罗德一起扒在千年公身上的孩子悄声拉上窗帘,在黑暗中,嘴角微微上扬。「果然还是保持现状最好了」这一刻终于有了心意相通的感觉









-其实是想写瓦伊兹利

-我爱他

-缇瓦向的w


摸崽子_(:з」∠)_是丹泽尔和耀

画个hibari(❁´◡`❁)*✲゚*啊好期待他的香水

好懒啊…本子上写了文不代表会码字(ni


Gods-Cemetery

   「过了此处便是悲伤之城」

  

DAY1

  少年将手中的书放回已经被时间冲刷得有些残破的书架,比他高了近一倍,占满整个厅室的书墙将他的身影吞没,只有呼吸声和微弱的摆钟摇动的声音在屋内回荡。

  自从被神选上成为候选神官的他就被那些自称“神的使徒”的同族禁足在这里。好在这个规模庞大的图书室里有各界的史书、记载和一些神话故事够他打消时间。少年后退几步直到靠着背后的书架才后知后觉地、惶恐地紧盯着面前那排书、还有那本他刚放回去的、记载了地狱门的书籍。

  那名向来圣洁的天族…刚经过神殿洗礼、神的孩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地面以下的“那个世界”有了憧憬。

  “你在阅读什么有趣的书籍吗?”

  柔和的声线从左侧传来,刺破了宁静直击少年的大脑,身体也随着惊颤了一下,转过头辨认出发言者才舒出一口气:“就算现在被选进了神殿…至少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不必用敬语吧,而且…”而且我们是兄弟。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的人直接打断,就像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一样,“可是丹泽尔哥哥是兄长哎,用敬称的话不是理所当然吗?”

  


够了…快把那张灿烂的笑脸收起来啊

  


        丹泽尔无奈地摁了摁太阳穴的位置。有点疼…。盯着面前好似白团子的人才问道:“辉没和你一起?”

  


『怎么了?舍不得你弟弟?』

错觉吗…好像听见了什么人在说话

 


        “耀迷路了…”那个名为耀的天族、他的弟弟,此刻已经揪紧了丹尼尔的衣角,他的脸上又浮现出那张让人无力反抗的笑脸,犹如美好的神明——

  


『不想去那个地方了?舍不得丢下兄弟?真是软弱啊』

  


        “哥哥,请让我在这里等辉。”

        “可以吗?”

  真是无力反抗啊…内心抱怨着却还是答应了耀的要求。等耀长大了应该能成为很厉害的神使吧

  这样…就算自己去了“那个世界”也没什么关系了


#是自家崽子的文

   待续?可能隔日一更?可能?

女儿的生贺w
-下午即兴码的个小短篇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总之我爱她
-在等待他回归的路途上也不要放弃啊,和「忠犬」
一起坚强的活下去吧

       
————————————

         啊糟糕…睡过头了
  少女侧身缓缓从床上坐起,在将要将背挺直时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因为不慎压到在床上铺开的长发。晨光正从窗外照射进来,却被沉重的黑色厚窗帘遮挡得只剩下一缕从缝隙透入,正好照射在她苍白的脸上,受光的右眼微微眯起轻颤的睫毛掩盖住了茫然和不解的神情。暴露在阳光下的鲜红和黑暗中的透着血红色光芒的左眼,两种红交融在一起,她看向了窗边。
  “你在那里做什么?”
  “啊呀,我还以为不会被发现呢”和少女长相相似的男子从黑暗中走出,在窗前站定,随后将窗帘拉开。那个男子——使光进入到房间里刺破了黑暗,他在光的照耀下闭上双眼。似乎是不愿让那双血红的瞳仁在这光芒中染上温顺。“那么…该起床了,今天不允许赖床喔”
  “再盯着看,我会不小心以为利兹喜欢上我了呢,那样卢西尼亚会很困扰的”
  “…我以为你会杀死他”
  “很遗憾——没有呢”
  那名男子低头看着少女长及大腿的卷发突然走上前,在她有些僵硬的身体后方坐下意外的没做顺毛以外的事。“今天你生日啊…”男子本该冰冷而平淡的声音,因为笑意有了一丝温度。
  “生日快乐,利兹”
  



  “「利兹」…?我叫「贝利娅」啊哥哥”
  伴随着已经崩坏的记忆,身后的“人”慢慢化成碎片,同残留的意识、灵魂一起,飘散、消失。解除了用“那个人”的意识而幻化出他的模样的人还坐在那里,他将已经打理好的长发放开。两人都沉默着,直到倾身男人将一颗水果糖放在她手心里。
  “…贝利尔哥哥回不来了”
  “「利兹」也是”
  男人听到她的话像是被戳到痛处一般,一时间愣住。想要…让她转过身,让自己可以看见她那双与“那个人”相似的双眼寻找些安慰,却在下一秒突然意识到她和贝利尔的不同。男人自嘲地笑笑随后启唇:
  “祝福我算是传达到了”
  “告诉那个混蛋我想念他。”要是有一天还会回来的话
  少女转过身看向那个本该是只夜莺却因为贝利尔而维持着这样形态的男人——此时低垂着头、痛苦着的「忠犬」。
  “我知道了”
  她向前拥住了那个男人,在他惊愕的眼神中,逐渐幻化成贝利尔的样子——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对方,虽然本质上和卢西尼亚的安慰相似。“谢谢你,卢西尼亚”
  泪,打湿了夜莺的羽。
        Fin.
  



  ps.突然想起这个女儿的生日是在万圣节这天,于是就写下了一小段她和“家人”的故事,这个身为魔族的少女可以在和兄长(贝利尔)拌嘴时维持着冷漠的模样,但在安慰重要的“家人”中一员卢西尼亚时,可以温柔得像个小天使。血红色的左眼长期在遮挡下维持着和兄长相似的杀意,但暴露的右眼逐渐沾染上人情味,总体看上去很温顺,和名为“利兹”时期的她不同,现在借着贝利尔身份存活的她,那份人情味和温柔浓了许多,这也是唯一不像贝利尔的。

第二现实‖00

-是写崽的
-纯属瞎写,我也不知道多久一更

楔子
       
        任何试图想去认清定论这个世界的人终将是徒劳,任何定论的世界最多是一种人类自己思维的发散而已,世界永远处在的是一种未知状态。 弄清现实是人类追求的最终结果。但是如果什么都被看清了后,人类以后怎么发展,将去往何方,故最后这个世界也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了。所以人类自己创造出什么世界,最终它就成为了什么样的世界。一个人若是放弃现实就相当于苟且偷生,被现实抛弃的,什么也不是。
  这大概就是现实吧…?
  “要窥视世界的全貌寻找第二现实”站在黑影中的男人笑道,目光毫无保留地扫过被绑在王座上的“人”,“很难的吧…?”
  “第二现实?这种东西怎么会存在,就和另一个世界一样吧…那个叫“死亡”的世界”白发的男子佯装轻松地笑着,搭在座椅手把上的手却在逐渐用力地抓紧“也许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就是来赎罪的。真实的世界那头会很好,在这里停留的越久,能在另一个世界享受的就更少。所以,我并没有把死亡当做不幸,活着当做幸运,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所以我在努力的活着。正因为这样…我宁愿做一个放弃现实的人”
  “所以啊,为了能够活下来…“
  “我可是用了许多肮脏的手段放弃了很多呢“
    「现在算是…成了你最讨厌的那种人吧」